<noframes id="nblbr">

    <address id="nblbr"><listing id="nblbr"><meter id="nblbr"></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nblbr"></address>

    <noframes id="nblbr">

    <form id="nblbr"></form><form id="nblbr"><th id="nblbr"></th></form>

    手陜按鈕

    師德文(股)公司 - 師資訓練、檢定認證、英語資訊、英語人才資料庫、英語討蕆區、英語用書、委辦師訓、師資先修班、TKT、嶽v聯誼會、兒英檢、全國兒英語檢定、兒英語檢定、兒英語
  1. 首頁
  2. 進修課程
  3. 英語檢定
  4. 圖書.嬤
  5. 網路峆
  6. 其他服務
  7. 會員中心
  8. 客服中心
  9. 英語德訓士

  10. 英語德訓士

  11. HelloET ( 54 )
  12. 大師開講 ( 17 )
  13. 中文證夯 ( 15 )
  14. 名人對話 ( 53 )
  15. 活動N黯 ( 6 )
  16. 好評 ( 8 )
  17. 得來速 ( 4 )
  18. 位講座 ( 9 )
  19. 聚焦英檢 ( 20 )
  20. 用大 ( 11 )
  21. 補戲g營 ( 4 )
  22. 新聞N黯 ( 52 )
  23. 議題 ( 118 )
  24. ( 351 )
  25. HelloET
  26. 大師開講
  27. 中文證夯
  28. 名人對話
  29. 活動N黯
  30. 好評
  31. 得來速
  32. 議題
  33. 新聞N黯
  34. 補戲g營
  35. 用大
  36. 聚焦英檢
  37. 位R用
  38. 位講座
  39. 辭源好好玩
  40. 線上客服
  41. LINE@
  42. 字彙與寫作中的認知

    2018/9/11 分類:大師開講 作者:劉宇挺 點閱次:5700

      Bill VanPatten 是一位非常有名的認知語言家。根據許多證資料,他認為語言習者在y漃或閱讀語料時都偏重於「意義」(meaning) 層面的理;在面對沒有讀磼挔o磲獄y料時,語言習者不可能進一步分析其他面向的資訊。但是語言習者若沒有分析語言在「形」(form) 及 「語用」(use) 層面的資訊,語言習得 (language acquisition) 就不可能產生,因為語言習者永虐 只在乎他們有沒有漃磼恓瞴A陌生字彙渧如何 拼寫或發音,也就不會認真看待。這樣的情況下, 陌生字彙很難出現在他們的心理字彙資料庫中。 同樣的,基於相同的預設(偏重意義)語料處理模式,語言習者在遇到未習得的文法與表達方式時,也不會特別去分析它的語構。

     

     

    創造閱讀/y漃語料的困難

      有鑒於語言習者這掔偏重意義層面的語料處理模式,Bill VanPatten 疾呼語言嶽v在時 一定要思考「渧怎麼呈現語料」或「渧怎麼嚏v, 才能扭語言習者僅聚焦在意義層面的注意力, 進而把一些注意力移到「形」及「語用」層面。 其中一個扭方式,就是「想辦法」讓語言習 者在閱讀/y漃這些新字彙或新文法語料時,產生「困難」(processing difficulty)。烿語言習者遇到語言層面理上的困難時,才會迫使他們善用自己的認知,去分析、理語言的「形」及「語用」峔銗L層面的訊息。

     

      Bill VanPatten 這個看似抽象的看法,在 上是如何運用的呢?更重要的是,他的看法跟我們前幾期的主題(在語言中善用生的「認 知」)有什麼懌係呢?我們就以 Zahar、Cobb 及 Spada 在 2001 年所提到的觀點來說明,這些者討了「渧如何呈現新字彙」,才能讓新字彙 知識長駐於習者的記憶中。他們提到語言嶽v 在呈現新字彙時,往往想盡辦法讓生所讀到的字彙,永虐只呈現在擁有完美前後文資訊的例句中。但在這樣的例句裡,生因為可以輕易地理這些例句,並能輕易推敲出這些新字的意義, 所以新字彙的形 (spelling),甚至是語用 (usage) 的資訊,就不會是他們的分析重點。

     

      因此,Zahar 者就提出混合「充足」及 「不充足」的前後文例句的想法。擁有充足前後文的例句,是讓習者閱讀/y漃擁有富的前後文資訊的語料,讓他們可以輕易推敲出陌生字彙的意義,如:"I went to the post office to mail out this parcel.", 句子的 mail 及 post office 都 提供了富的前後文資訊,讓生知道新字彙 parcel 的意義。不充足前後文的例句則是讓習 者在閱讀或y漃時,沒有足潣的前後文線索來推 敲新字彙的意義,如:"I was holding a parcel when you saw me."。]由讓生混翷閱讀(或y漃)同時包含兩掔例句的文堙]或對話),生的語言陜制才會偶而切魖鴗尷R「形」及「語用」 資訊;烿閱讀或y漃到「不充足」的前後文例句 時,他們才會使用認知去思考剛剛在「充足」的 前後文例句,所看到的同一個字是否正確 (double check)。這樣的建議 ,烿然會造成習者閱 讀或y漃語料時的「困難」,但也因為如此,才會讓習者更深思意義層面外的資訊,加深對新 字彙的印象。這跟一般的或活動設計理念不 完全一致;很多老師都深怕生看不瞴漃不瞴A 想盡辦法提供讓生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理的 例句或語料。但是這樣的K入語料是否真能協助 生習,值得深思。

     

     

    提供複合回饋

      另一個同樣運用 Bill VanPatten 懅念(製造 認知理上的「困難」)的語言法,刊登在 由 Tang & Liu (2018) 於 Assessing Writing 期刊 中所發表的文婺怴CTang & Liu 發現,生在閱讀老師針對寫作h誤所做的更正回饋 (corrective feedback) 時,往往˙{真,或因為「看得瞴v 老師的回饋,而不願善用認知去努力思考這些回饋背後的意涵。因此,不蕆老師如何認真批閱, 更正回饋的效果往往很有限。因此,Tang & Liu 思考渧如何呈現嶽v的更正回饋,才能讓生認真思考每一個回饋後的意涵。與其提供直踇回饋 (如:第三人稱洙動詞後面要加 s),他們建議 嶽v針對生常犯的幾個文法h誤,建置出一代碼(如:GE 文法h誤;WC 用字選擇h誤;SV 主詞、動詞不一致;RD }鬖r;TS 時態h誤)。 這些代碼可以每隔一段時間就更髐@次,目的是 要讓生稍稍思考(使用認知),才能知道代碼 代表的回饋內容是什麼。更重要的是,Tang & Liu 建議老師針對有文法問題的句子,提出一個「做得好」的正向回饋。譬如在生犯了時態h誤的句子中,對於生的創意所給的回饋是:[Creative topic sentence + TS];前面是正向回饋,後面則 是根據h誤給予的回饋代碼。]由正向回饋,生會「想看/讀」老師所寫的東西,踇著再透過非直踇的回饋代碼,創造認知理上的「困難」 (無法直踇知道回饋指出的h誤內容是什麼), 使生思考代碼代表的是什麼寫作h誤。從 的反思與寫作資料分析,Tang & Liu 發現,以上的複合回饋(正向回饋 + 針對h誤的代碼回饋), 不但讓生使用了認知,思考老師回饋的意涵, 而且在認真思考的情況下,真的會記得並把到的知識運用到下次的寫作過程中。

     

      從上述的討蕆,我們發現如何呈現嬪髐漁e與嶽v回饋著是一門問,無蕆如何變化,都 是希望讓生同時運用語言知識與認知;]由語言K入上的不清愓/不完美,引發生使用認知 陜制。這讓我想起有一次在美國小課中,看 到的「另類」字彙練習。嶽v把新字彙併入閱讀語料中,但是這些字彙出現時會以底線A示, 更重要的是嶽v把字彙首尾之外的字母都打亂 (生也都知道),如:"There is more wood than coal in the West, so wood is what this train eignne* burns."。烿生閱讀含有新字彙 engine 的句子時,已經從前後文知道這個畫底線 的字大懅意思為何(引罰),但是知道意思後, 霹需把打亂的洙字正確拼回去(生可以查字 典),]此強迫他們使用認知(發現拼法h誤) 與語言知識(正確的洙字拼法)。對於程度不好的人,大懅只能發現拼法h誤(或使用字典把洙 字拼出);但是程度好的人,可以利用正確的語言知識把洙字拼回來。的確,這個打亂的洙字在呈現方式上,增加了生閱讀渧洙字時的困難, 但這樣的設計可讓不同程度的生都能在有意義 的(前後文)情鴗U,針對目A洙字的正確拼法進行思考,進而加深印象。

     

      需注意的是,上面的例子並ㄛO鼓勵大家製造「h誤K入」(K入h誤 ≠ K入困難),而是適時地在某些時候故意創造閱讀/y漃語料時的 「困難」(如前幾期所提到的,在吵鬧的背景音情況下練習漃力;或 Zahar、Cobb 及 Spada 所建議的,混合「充足」及「不充足」的前後文例 句);由於這些困難,語言習者才會更認真地 y漃與閱讀,並分析任何可能給予他們躍助的前後文(意義)線索、形的線索、語用線索峞A增 加對於新字彙或文法的習深度與印象。更需 注意的是,在創造閱讀/y漃語料的困難時,不能過度。舉例來說,Webb & Nation (2013) 認為對於字彙習得來說,7-16 次的有意義踇觸是習 新字彙必要的踇觸次,若每次踇觸ㄛO無充足 前後文資訊的例句,反而會適得其反。因為資訊每次都不充足,生最後就會放棄。這也是為什麼 Zahar、Cobb 及 Spada 會提議要「適時」提供生擁有充足前後文的例句,而非讓生的語言處理陜制一直處在緊繃的狀態中。綜合以上, 我們要傳遞給老師的訊息是:不要害怕讓生遭 遇困難,適時地在或練習活動中,製造理或認知上的困難,反而能驅動他們的認知陜制, 進而加深語言習的深度。

     

     

    參考文獻:

    Brown, H. D, & Lee, H. (2015). Teaching by Principles: An Interactive Approach to Language Pedagogy (4th edition). New York: Pearson Education.

    Tang, J.J., & Liu, Y.T.* (2018). Effects of indirectly coded corrective feedback with and without short affective teacher comments on overall L2 writing performance, learner uptake and perceived motivation. Assessing Writing, 35, 26-40.

    Zahar, R., Cobb, T., & Spada, N. (2001). Acquiring vocabulary through reading: Effects of frequency and contextual richness. Canadian Modern Language Review, 57, 541–572.

     

    - 封面圖片來源: Freepik

    -----------------------------------------------------------------------------------------------------

    腦粗啎聆